本文转自:时报体育

新闻背景:4月3日,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公布,中国足协要求,各俱乐部2022赛季不得有新的欠薪发生。2021赛季及之前的欠薪设立三个时间节点:2022年7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30%;2022年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2022年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

留给新赛季中超的时间不多了,在国足与U23国足乘坐的航班抵达海口的那一刻起,中国足球的档期便重回联赛时间。这一刻,没有“唤燃亿心”的雄心,只有默默地隐忍与坚持。

或许在联赛下半段,中超还可以重新回到主客场的正常轨道,但在当下,各队仍不得不面对封闭征战的情况。可以肯定的是,在连续两年的赛会制后,没有了国足赛事牵绊的中超将给球队与球员更加宽松的环境,魔鬼赛程将在一定程度下减少,四阶段的赛事安排也缩短了球员与家人分离的时间。还有一个益处稍显讽刺:与主客场相比,各队参赛成本有所降低,对于存在大面积欠薪的俱乐部来说,勒紧裤腰带的日子里,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

新赛季中超的主题依旧和钱有关。从2004年元年开始,中国足球顶级职业联赛始终向往拥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但走出了却是一条诡异的抛物线。过去是赚钱,后来是投钱,再后来是省钱,现在是欠钱。足协再也没有高举杀威棒的勇气了,尽管中超欠薪问题更甚以往,且注定难以短期内解决,但相关俱乐部还是获得了暂时的喘息,只要在今年之内处理好旧账,他们过去的问题便可以既往不咎,而在辽足、天津天海、江苏苏宁长满杂草的坟茔之上,除了写有悔恨与愤懑,如今也写下了时运不济的感慨。如果当初活得够久,结局可能完全不一样……

足协对欠薪问题开绿灯,最根本还是无法承受联赛碎裂的痛苦。

经历了过去两年的淘汰之后,至今仍在中国足坛坚守的球队已证明了自己的虔诚,更何况,刚刚休养生息的低级别联赛也不适合大规模调整。在这样的背景下,管理者成为最尴尬的角色。所幸,人们总是健忘,而借口总是充裕,就像中超的哨声总有着不同的音调,换个说辞,严苛的联赛准入便可以温柔可爱。话说,这像不像你那善变的女友?无论是河东狮吼,还是乖巧懂事,都是为了把你拴在身边,然后用最轻柔的声音冷漠地警告:“只能我踹你,你说分手?休想!”

足协的网开一面真的可以获得想要的效果吗?

7月31日前偿还30%的欠薪、10月31日前解决70%欠薪,12月31日前解决全部欠薪,看起来时间充裕,但是在联赛无法为俱乐部带来额外收益的当下,这相当于为本就意兴阑珊的投资人降下紧箍咒,如果偿还球队欠薪,企业其他方面运营便会增加压力。更何况,由于金元足球的后遗症,中超球队的欠薪绝非小数目。对老板们来说,用这笔钱为企业起死回生博取希望,岂不比一个中超资格更香?那么,如果欠薪俱乐部未按规定完成支付方案,在联赛进行时遭遇扣分处罚,2022赛季的中超赛季依旧无法建立起正常的秩序。欠账的老板、扣分的球队、寂寥的赛场、未知的赛制,在这样的环境中,中国足球何以孕育希望的种子?

如果用一个时髦的词形容,新版的准入规定相当于足协为联赛的一次“保护性接应”,失控的球队早已突破了底线,在其身后的“指挥者”祭出的却是一张张轻飘飘的条例。或许,他们在等待援兵的到来,或许他们在等待浪子的回心转意,又或许,他们也不知还可做什么。但熟视无睹将会被扣上“不作为”的帽子,与其如此,就用既往的方式交给政策。至少,当下的问题已经解决,比赛先开始,哨子怎么吹,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