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上周末的北美电影市场迎来《暗夜博士:莫比乌斯》(Morbius)。该片在4268家影院大规模上映,结果拿到3900万美元开画票房。这个数据虽然略优于影片发行方索尼影业预估的3300万美元,但相比业界预期的4500万美元至5000万美元,多少还是有些落差。毕竟,这可是一部打着漫威旗号的超级英雄电影。

算起来,《莫比乌斯》已是索尼旗下的所谓“索尼漫威群英宇宙”(Sony's Universe of Marvel Characters)的第三弹。之前的两部《毒液》分别拿到8000万美元和9000万美元的开画票房,对比之下也更显出《莫比乌斯》的票房实属平庸。要说原因的话,恐怕还是影片本身的品质太过糟糕。

该片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的影评人打分只有可怜的17%好评度

早在上周周中,预先看过点映场次的影评人便几乎一面倒地批评该片拍得太差劲。有人称其为“许久许久以来最烂的一部漫威超级英雄电影”,也有人揶揄它“不过是一个彩色PPT文件,根本就不能算是电影”。此外,鉴于美式英语里的suck一词同时具有“吸(血)”和“差劲”两层意思,所以各种影评文章里也都大玩双关梗,讽刺挖苦这部吸血鬼电影。

截至发稿,该片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的影评人打分只有可怜的17%好评度,是历年来所有漫威超级英雄电影中最差的一部。而且,该片首映后获得的民调观众口碑也只有可怜的C+评分,几乎也是所有漫画改编超级电影里的最低分,只比2015年那部《神奇四侠》的C-要高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来自索尼影业的《毒液》,当初也是影评拉胯,在“烂番茄”上仅有30%的专业影评人好评度,结果开画票房却硬是拿到8020万美元,比索尼自己预期的4000万美元翻了足足一倍。两相比较,究竟是因为《毒液》主演汤姆·哈迪的人气高过《莫比乌斯》的主演杰瑞德·莱托,还是《毒液》虽然故事也不怎么样,但至少主角的角色设定还算饱满?这恐怕只有等诸位看过《莫比乌斯》后自行判断了。

《莫比乌斯》原计划2020年暑期上映,比《毒液2》和《蜘蛛侠:英雄无归》都还要早。结果因为疫情的原因,一拖再拖,至少经历了四次延期,总计一年零九个月。如今看来,这样的延期并未能获得太好的市场效果,《莫比乌斯》光是制作成本就达7500万美元,再加上数次延期所导致的宣发费用的累积,想要完全收回成本,或许有些难度。

《莫比乌斯》海报而《莫比乌斯》的口碑不佳,恐怕也会拖累其后续票房以及北美影市的复原进程。在刚刚过去的三月份,北美总票房接近13.25亿美元。对比之下,2019年的同期数据为25亿美元。显然,想要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市场需要观众,观众则需要新片,光靠《蜘蛛侠》《新蝙蝠侠》这样的超级大片还不够,也需要一系列优质的新片连续不断地投入院线才行。

到了四月份,我们或许有望看到这样的景象:整月30日内,总计会有九部影片大规模公映。虽然《莫比乌斯》不算打响头炮,但市场暂时还未完全失去信心。关键就在于,这九部影片全都恢复了过往的窗口期,不会在上映同日就登陆流媒体平台,等于是逼着感兴趣的观众掏钱买票去影院看。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习惯一旦形成,就会有让它持续下去的惰性。如果整个四月份的好莱坞电影能够重新让北美民众恢复去电影院的习惯,对于之后的电影市场的重振,绝对意义重大。当然,前提是没有新一波的疫情再度袭来。

迪士尼前任掌门人鲍勃·伊格(Bob Iger)上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倒是给本身就还没康复的电影市场兜头浇上了一盆冷水。“疫情已经让大家习惯了在家看片,虽然那和去影院看电影的体验不是一码事,但个人觉得在家看片感觉也够棒棒的。”伊格表示,“我们必须要想一想,为了去一次电影院,必须付出什么。不管是自驾去还是坐公共交通,都是一笔支出,停车费、交通费……然后还得和一大堆人坐在一起,说不定就会起什么摩擦,我觉得真是不太值当。”

当然,他的这番话并不意味着迪士尼就打算放弃院线了。虽然此前的皮克斯动画《青春变形计》纯走线上,完全不进影院,多少让为影片付出血汗的工作人员、爱在影院看新片的观众和院线老板感到不满,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迪士尼仍有《奇异博士2》和《巴斯光年》等重磅电影即将登陆院线。

对此,这位如今依旧发挥着影响力的前迪士尼首席执行官的态度也很明确——“我并不是说大家伙就会彻底不去电影院了,但肯定不会像过去那么频繁,去了也只是因为要看某些电影罢了。所以并不是说电影院要消失了,但它一定会大变。事实上,这种大变化现在已经在上演了。结论就是,即便疫情彻底结束,影院行业也再不会回到从前了,这个市场肯定会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