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有神论者说,上帝创造白天和黑夜,创造了万物生灵,但是千篇一律会显得神明的无能,于是有了苍鹰和骏马,有了鼬鼠和蛆虫,有了勇士和智者,有了懦夫与愚人。人性是世界上最难琢磨的东西,它由内而生却时常因外物而变化,它并不实体存在,但人类诞生以后世界的每个角落都与之息息相关。这其中,“爱”永远是亘古不变的主题,它将人类的不同个体糅合,在不断演变的社会体系中,把人类与世界的联系中最本源的东西从人性繁杂的碎片中剥离出来。——序曲

《上帝的地下室(God'sBasement)》是一款第一人称、叙事驱动的单人恐怖游戏。揭开一个神秘莫测的秘密,作为一个被称为“操纵者”的实体引领玩家深入到一个看似永恒的炼狱的边缘。

在评价游戏内部的玩法之前,先来提一下该作的风格,它不像以往所玩到的恐怖游戏一样,拥有追逐战,躲避,隐藏自己的那种系统,而是更偏向于“走路”,但它同样也不是一直以来作为标杆的恐怖游戏——《生化危机》那样的风格。它的风格非常简单,走一段路,见一段高能,看一段录像,了解一段故事,揭开自己的生前记忆,最终获得真相。

所以该作节奏非常慢,还请玩家多多投入耐心。

该作大概讲述了一个老爷子喝酒醉驾,结果导致一车人不幸遭遇车祸,祖父和孙子都死于那场车祸中,祖母受伤但侥幸活了下来。

也正因如此,祖母对于这次车祸始终抱有愧疚。死去的孙子是祖父的儿子,也就是主人公父亲的头胎,即主角的哥哥,在遭遇了这件事情后,父母与祖母决裂。虽然双方在表面都没有怪罪祖母的意思,但其实信件中透露的“双方都需要冷静一下”却表示出了父亲内心的痛苦,他选择了逃避与祖母在的地方。后来主角出生,本来父亲答应带新出生的主角去见祖母,但说完却迟迟不见行动,祖母发狂杀了父亲俩口子,从而得到了主角。后来祖母患病,在一次不经意间主角了解了事情原委,诱使祖母自杀,后来自己也吞药自杀。

虽然上文说明了该作是慢节奏游戏,但故事剧情和各种机关实在是让人十分痛苦,毕竟谜题设定太过奇葩。举个例子,有一个地方,除了信件那里有点光,其他地方漆黑一片,本以为有什么很特别的谜题等玩家解答,结果,其实就是得往门里右键放大看一眼。然后就会触发机关开启后门。这个机关的设置非常地机械,甚至可以说并不存在什么谜题,只不过是通过照片然后再联想到门槛,最后往里看一眼罢了,但这样的设置却让玩家摸不到头脑。

再说回游戏本身的“游戏性”,毫无疑问,该作属于游戏性较弱的那种,在steam页面制作组也说了本游戏属于“慢节奏叙述式体验”,游戏中能用来费脑的,唯一可能的就是谜题了,但是谜题的设置让该作的游戏性更弱一步,谜题的破解往往需要的不是多强大的联想能力和解密能力,而是需要玩家在一段空间内多走几段路,或者只是待一段时间,在达到一定时间后,有的谜题就自己解决了,这样的设置强硬地辅助了主线剧情的推进,但是也削弱了谜题的存在,本该配合剧情的谜题,虽然起到了推进的作用,却使得解密的过程中再无意义。本该有种好的平衡性,却因此破坏,实在可惜。

而且,该作与市面上较为主流的恐怖游戏类型不同的一点在于,游戏玩法不遵循生存、对抗任何怪物的原则,而是只给予玩家一个环境,运用门把一个个环境隔开,在不同的环境中设置不同的惊吓和刺激,玩家无法反抗和逃避,只能被动接受,在接受后就会进行下一关,比起《逃生》、《恶灵附身》、《生化危机》等作品,玩家所能掌控的东西极少,从而玩法上的代入也就不多,只有一个第一人称可以用来沉浸于《上帝的地下室》之中,这样的氛围渐渐影响着玩家,然后辅以其他的刺激,从而达到环境影响人的恐惧氛围效果,在这方面来讲,对于玩恐怖游戏较少的人来说,其实是非常有效的,但见得多了,该作的设定就很折磨玩家,特意的安排让玩家无法快速过关,一切都卡在了时间上,也卡在了玩家的耐心上,在节奏上,该作整体并不尽人意。比起同类型的生存游戏,爽点和玩法少,节奏慢且拖沓,很难真实地感受到制作组的意图。

总而言之,这是一款慢节奏叙事游戏,制作组独辟蹊径,弄了一个上帝的“地下室”来让玩家经历那曾经让人悲叹的故事情节,但可惜游戏内部机关之间的平衡做得不好,不过恐怖氛围很强,推荐有多余时间又耐心丰富的玩家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