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31日,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现任美国总统之子亨特·拜登与美国国防部减少威胁局(DTRA)员工、五角大楼以及在乌克兰的承包商的部分通信文件,证实拜登之子参与美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项目。

俄国防部称西方媒体报道也证实了这些材料的存在。信件内容显示,亨特·拜登为“Black and Veach”和“Metabiota”争取资金,为他们在乌克兰开展病原体工作提供经济支持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俄罗斯卫星社报道,Black and Veach是五角大楼的长期承包商,负责各种建筑任务,该公司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五角大楼在乌克兰的项目。俄军方3月早些时候查获的文件显示,该公司负责监督乌克兰的生物项目。

记录中还显示,美国国防部在乌克兰的目的绝非科研。Metabiota公司副总裁的一封信显示,该公司的工作主要是保障乌克兰经济和文化独立性,摆脱俄罗斯的影响。

今日俄罗斯(RT)报道截图

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俄罗斯核、生物和化学保护部队指挥官伊戈尔·基里洛夫(Igor Kirillov)中将在当天的特别简报会上表示,DTRA官员罗伯特·波普(Robert Pope)是该项目的“关键人物之一”,也是“在基辅建立一个特别危险微生物中央储藏库想法的发起者”。

此外,五角大楼在乌克兰的生物项目由DTRA基辅办公室主任乔安娜·温特罗(Joanna Wintrol)负责协调,直到2020年8月她离开。温特罗直接监督了UP-4、UP-6和UP-8项目,以研究致命病原体,包括炭疽、刚果-克里米亚热和钩端螺旋体病。

基里洛夫指出,美国机构的联络人是乌克兰卫生部长(2016-2019年)乌里亚娜·苏普兰(Ulyana Suprun),而她本人是美国公民;主要的中间人是私人承包商Black and Veach,五角大楼的另一名承包商Metabiota也参与其中。

亨特·拜登 资料图

基里洛夫表示,现任美国总统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在“创造一个在乌克兰领土上与病原体共事的财务机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点明了亨特·拜登与Metabiota和Black and Veach高管之间的多封电子邮件。根据这些通信,Metabiota副总裁被描述为“亨特·拜登的密友”。

据基里洛夫称,西方媒体已经证实了这些电子邮件的真实性。今日俄罗斯报道指出,这里的“西方媒体”可能是指英国媒体《每日邮报》。上周,该媒体援引相关电子邮件和信件指出,亨特·拜登帮助五角大楼承包商Metabiota安排了数百万美元的融资,并与他的合伙人一起向该公司投资了500000美元。

RT称,其中至少一份文件表明, Metabiota对乌克兰的兴趣超出了研究和赚钱的范畴。该公司一名高管在2014年4月给亨特·拜登的备忘录中写道:“我们如何能够潜在地利用我们的团队、网络和概念,来维护乌克兰的文化和经济独立于俄罗斯,并继续融入西方社会。”

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相关文件

根据基里洛夫展示的一份备忘录,就连基辅也对生物实验室感到担忧。2017年,乌克兰安全局(SBU)赫尔松部门的一封信称,DTRA和Black and Veach打算“建立对乌克兰微生物实验室的运作控制,这些实验室对特别危险感染的病原体进行研究,而这些病原体可用于制造新型生物武器或使其现代化。”

基里洛夫提到2019年6月乌克兰卫生部公共卫生中心的一份“保密”文件,该文件要求 “包括受试者死亡”的“严重事件”必须在24小时内报告给美国生物伦理当局。

“我们不排除官方研究项目只是冰山一角,而实际上,志愿者感染了刚果-克里米亚热病毒、汉坦病毒和钩端螺旋体病的病原体。”基里洛夫表示,“美国对乌克兰公民不屑一顾,并将其作为豚鼠进行生物和医学实验。”